(原创)那位乡下女人

(作者:宁小磊)

那位乡下女人

当我提起笔决定写下这段文字,写下那位乡下女人的时候,我却犹豫了。面对着薄薄的稿纸,我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下笔。也就是说,我不知道写作的“切入点”在什么地方。因为,我对她了解的实在是太少、太少了。加在一起,我们在一起交谈了不到三个小时,还是断断续续的。

我先是同她的女儿谈了十几分钟,然后,我又同他的儿子谈了十几分钟。最后,我才决定到她的病床前开始了我们的交谈。这以后,我们又交谈了两次,朦朦胧胧地我了解了一些她的情况。

在她的脸上,时光和风霜刻下了深深的、密密的皱纹。在那皱纹里,你会读到她在生活上的艰辛和她坚强面对困难的历程。一双很大的眼睛,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,透过那层薄雾,我看到了她那企盼和无奈的眼神。她的手指很长,但是,也很粗糙,有着细细的裂纹,那是一双经历了长时间繁重劳作的手。这一切都说明了,她走过了一段苍桑而又艰辛的路程。

在同她的交谈中我了解到:她的男人,两年前也瘫痪在床了。她的公公和婆婆年岁已大,失去了劳动能力。她的亲生父母也是重病在身。而且她还要供着两孩子读书。更重要的是,她还要去耕种十几亩土地,这是她家唯一的经济来源了。乡亲和亲戚们能帮她一时,可是,不能帮她一世啊!

我真的不知道象她这样的困难户,在我们中国还有多少,因为,我没有作过仔细地调查。而我却更不知道,灯红酒绿,歌舞升平的都市,是不是忘却了还有这样多灾多难的人在一个冷酷的角落里,饮泪吃苦,度日如年。

她,那位乡下女人出院了,因为交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。医生同我说,她要是再能住上两三个月的院,她的病是很有可能治好的。可是,她实在是交不起医疗的费用了。

她,那位乡下女人就这样的出院了。她儿子和她的女儿抬着的那副担架是那样的沉重,好象是抬着一座大山。而担架上的她,却面无表情,一双呆滞的眼睛木然地望着走廊上的天花板。我真的不知道,她今后的日子要怎样的过。在我同她最后一次的谈话中,我似乎感觉到,回家后,准备让儿子和女儿掇学了,来维持她那个多灾多难的家。也许,这是她唯一的办法了。

同情,可怜,希望,在我的心头上搅拌着,翻滚着,让我不知所措。我极慌乱地拿出了两百元钱,塞给了在前面抬担架的儿子并用可怜的语调说:“用这钱回家过个年吧!钱,不多,拿着,孩子。”我慌乱地没有了更多的话语来表达我复杂的情感。那孩子很懂事的说:一百块钱回家后还能给我妈再打上两针,另一百块钱,买上点肉过年就行啦。并向我表示了最深情的谢意。担架上的她,那位乡下女人,仍旧是木然地望着天花板,只是泪水流满了她眼角上那深深的皱纹。

春耕,就要到了,她家的农活,谁来料理。

(2010年春节前于医院)

12 收藏

上一篇:丑子

下一篇:致爷言

相关

Powered by _乐读园 Copyright©2011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

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,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